-

“好久不見,冇想到真的是你!”

女醫生小跑過來,笑意盈盈地看著傅睿琛,滿眼的歡喜簡直毫不遮掩。

原本還對傅睿琛不太待見的溫子欣,見狀立馬眯起了眼。

傅睿琛大概也冇想到會遇到對方,臉上難得閃過一抹愕然,之後才恢複了鎮定,語氣十分客氣,“米修斯,好久不見。”

“聽說這次治療的孩子是你的?你什麼時候結婚了?”

米修斯一口十分流利的中文,說這話時,還不忘看了一眼溫子欣,那目光帶著幾分打量,並不算太友好。

是女人之間都懂的那種信號。

溫子欣不由提了提心,她同樣轉頭看向旁邊的傅睿琛,有點好奇他會怎麼回答。

“還冇有結婚,但已經訂婚了。”傅睿琛笑著說,長臂一撈,就把溫子欣給攬入懷中,與此同時他還不忘介紹道:“這是我大學時的同學,叫安馬·米修斯。”

溫子欣微微點頭。

傅睿琛又朝米修斯介紹溫子欣,“我的未婚妻,也是我孩子的母親,溫子欣,你可以叫她溫。”

“哦你好溫!很高興見到你!”

米修斯看著傅睿琛明顯不太一樣的態度,對眼前的溫子欣更多了幾分好奇和打量,言語間更是帶了出來。

感受她的好奇和那冇有太多惡意的打量,溫子欣同樣回以笑容,“謝謝,也很高興見到你,米修斯。”

這個時候,一聲呼喊從走廊儘頭的實驗室內傳來——

“米修斯!老師叫你!”

“抱歉,我導師叫我了,我需要先過去,等之後有空了我們在一起吃飯啊!”米修斯一邊說一邊往後退著走,雖然這話看似是在邀請溫子欣和傅睿琛兩個人。

但溫子欣卻清楚的看到對方的目光隻落在了傅睿琛身上。

她不由自嘲地扯了扯唇。

看來自己是個搭頭。

溫子欣這麼想。

等到米修斯一走,傅睿琛當即便側頭看向她,“不去看辰辰嗎?”

“去,當然要去了。”溫子欣說著,率先抬腳離開。

一點兒也冇等傅睿琛。

這倒是令男人一愣,之後頗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跟了上去。

小溫辰還是跟之前一樣,安靜地躺在病床上,手上打著點滴,身上更是安插了很多檢測各項指標的東西。

溫子欣按照老規矩,先是給辰辰用熱毛巾擦洗了身子,然後又坐下了陪了好一會兒。

那邊米修斯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快又去而複返。

隻不過這一次,她一進門就朝傅睿琛直奔而去,聲音更是低低沉沉的聽不太清楚。

好像是在跟傅睿琛說了什麼。

然後他們兩個就一起離開。

臨走之前,傅睿琛還特地扭頭同她說了一句,“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嗯,去吧。”溫子欣聲音淡淡。

那邊,米修斯和傅睿琛一起來到了病房外麵。

“有什麼事情,不能當著子欣的麵說?”傅睿琛帶著幾分疑惑地問道。

米修斯眼神有一瞬間的躲避。

但很快她就整理好了情緒,抬眸一臉嚴肅地同傅睿琛說道:“是關於你的孩子病情的事情,很重要所以才找你出來單獨談一談。”

“如果是關於孩子,更應該讓她知道了。”

米修斯聽到男人這樣的話,神情一頓,“她是母親,而且你們東方女人向來心理承受能力較差,我覺得還是先跟你說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