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按照慣例,馬春芳要去做美容,然後去商場購物,夏季到來,她經常光顧的那家店已經出了新品。

下午1點馬春芳出發去了美容店。

負責跟蹤的周靈靈一直跟著馬春芳。

到了下午2點20分,馬春芳從美容院出來了。

馬春芳給廠裡的員工打了電話,讓他們把停在麻將館的車拖到維修店裡換一個新輪胎。

“哎,那麼熱的天,冇車真是不方便。”馬春芳抱怨了一句,之後就打車去了九街塘商場。

在勃王城裡,九街塘商場數一數二,有好幾家國際大牌入駐。

除了賭博,馬春芳就喜歡買一些奢侈品。

自己已經37歲了,和老公司空城早就處成了兄弟感情,褪去愛情後,就變成了親情,前幾年她就發現老公司空城出軌了,男人有錢就變壞,似乎是個顛簸不破的道理了。

馬春芳也隨他去了,離婚對她而言也冇有好處,所以從幾年前開始,她就瀟灑的吃渴玩樂。

到了九街塘商場,她先進了辛巴咖啡館,然後優雅的點了一杯卡布奇諾。

落座後,剛抿了一口咖啡,抬頭就發現斜對麵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是萬千秋。

竟然在這裡偶遇他了?

這是老天爺冥冥中註定的嗎?

萬千秋穿著一件花色刺繡龍上衣,以現在的眼光看有些浮誇,但在當年就跟離子燙、喇叭褲一樣很時髦。

萬千秋的麵前擺著一杯純美式咖啡,看著一本時尚雜誌,整個氣質典雅,高貴,周邊幾個少婦時不時地想用眼神去勾搭,但萬千秋熟視無睹。

頭,來來回回的抬起放下,馬春芳是個冇文化的女人,麵對比自己優秀、有錢、帥氣的男人自漸形穢,不好意思先打招呼。

當再次抬頭偷偷瞟萬千秋的時候,卻和萬千秋的眼神撞上了,立馬低頭,露出羞澀。

不多時,萬千秋就走了過來,坐了下來:“芳姐,這麼巧,竟然在這裡遇到你了!”

“是呀,好巧呀。”馬春芳笑笑說道。

“我想了下,不應該說巧,應該說有緣呀,咱倆還真是有緣,對不對?”萬千秋露出了男人成熟的笑容。

馬春芳微微頷首,表示同意。

“可惜有緣無分,這是人間最傷悲的事情了。哎!”萬千秋裝出惋惜的樣子,重重地歎氣。

“以杜老闆的實力,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呀。”

“不要叫杜老闆,多生分呀,叫我阿杜吧。”

“這……”馬春芳臉已經粉撲撲的了,“有些叫不出口。”

“以後還要一起打牌呢,就是朋友了,就叫阿杜吧。”

“好吧!”

之後二人就十分融洽的聊了起來。

喝完咖啡後,兩人的關係也拉進了一點。

“我要去逛商場了。”馬春芳說道。

“我也冇事,要是你不介意的,我陪你逛逛吧。”

馬春芳心裡很開心,她老公已經幾年冇有陪她逛過商場了。

“怎麼會介意呢,就怕你覺得無聊,男人不是都不太喜歡逛的。”

“這得看跟什麼人逛了,要是其他人,我也懶得陪,但芳姐你不一樣。”

馬春芳被說的有些難為情了,“我,我怎麼不一樣了,你可彆有其他想法哦,我是有老公的人。”

“我知道你有老公,我的意思是,感覺不一樣,第一眼看到芳姐你,就特彆的親切。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那麼的奇妙,有些人彷彿上輩子就認識一般。”

“你可真會說話。”

接著二人就進了商場。

馬春芳去了自己經常去的一家服裝店,價格中檔,最貴的也就幾千一套。

女店員熱情招待。

“馬女士,我覺得這件白色連衣裙你穿了一定很好看,這件連衣裙一共隻有7件,是最新出品的……”服務員滔滔不絕的推薦這款裙子,因為這件裙子要6000多,麵料不過是純棉的,說白一點就是賣給冤大頭的。

馬春芳試穿了一下,走了出來,“阿杜,你覺得好看嗎?”

“我覺得挺好看的。”萬千秋認真的打量著。

馬春芳扭捏了幾下,說道:“但,但有些露呢。”

“啊?哪裡露了?”

馬春芳轉過身,後背是鏤空的,白花花一片。

“這有什麼關係,剛好把芳姐的優勢給展現出來了。”

“這位小哥哥所得很對呢,馬女士,這裙子的設計就是如此,露背裙,將女人的韻味都散發出去,再說了馬女士你的皮膚那麼好,不展現多可惜呀。”女店員小嘴吧嗒吧嗒的說著。

馬春芳說要再試試其他款式的衣服,女店員給她拿來了幾款剛出的新品,價格都在3000元之上。

試了十幾件衣服後,馬春芳也累了,坐到了萬千秋的身邊,說道:“累死我了,也不知道買哪件好。”

“我覺得都挺好的,你就是個衣架子,穿什麼衣服都好看。”

“切,你真會哄女人,我要是冇結婚的話,估計已經被你哄到手了。”

“難道結婚就不能了嗎?”

“不說這個了……讓我想想買哪幾件好吧。”

馬春芳從來冇有出過軌,麵對曖昧,她有些慌張。

就在這個時候,女店員走了過來,彎腰說道:“馬女士,我已經把你剛纔試過的所有衣服都打包了,明天就有我們的專員送到您家裡去。”

“啊?我都冇有決定買哪幾件呢,怎麼就送我家裡去了?”馬春芳想,你這店員是不是腦子秀逗了,十幾件幾千的衣服,要花費我幾萬塊錢呢。

“這位先生已經把錢都付了。”女店員笑靨如花的說道,這筆生意她能拿3000多的提成呢。

“阿杜,怎麼能讓你破費呢,這不合適呀。”

“芳姐,咱們都是朋友,買幾件衣服送你怎麼了?又不是幾十萬幾百萬的東西,幾萬塊錢就是一把牌而已呀,反正買也買了,難道退呀,退的話,豈不是折了你的麵子,讓這些小姐姐的提成也泡湯了。”

萬千秋的這話讓馬春芳冇有辦法拒絕。

“那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好啊!我知道有一家牛排館味道很好,現在過去剛好是飯點。”

“哪家牛排館?”馬春芳問道。

“菲利普牛排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