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們趕緊想辦法吧,我也儘快催促一下醫院這邊,看能否找到合適的血型,再晚的話,我怕病人會堅持不住。”護士一再催促。

南宮瑾諾給上官元億打電話,問他們醫院的血庫裡,是否有存儲著RH陰性血。

歐陽南旭也給秦楓打電話,讓他去各大醫院問問。

這種熊貓血實在是太稀有,好在這兩個男人的實力強。幾乎把整個帝國的醫院都找了一遍,東拚西湊加起來終於為沈愛玥的身體供應上了。

白氏旗下的醫院。

白晴雪因從高樓墜落,目前醫院已經連續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

白芷若從最初那個傲慢,不可一世的貴婦,此時已再也冇有底氣,臉上的妝粉早已被淚水洗刷掉。

她現在什麼都不在強求,隻希望女兒可以平安無事的醒過來。

“讓我進去吧,求求你們了......我就去看看,我看到她,我馬上就出來......”

白一默一直在走廊那邊叫喊,可是保鏢卻保鏢攔住他,說什麼也不讓他過去。

“整整一個下午了,他還在吵吵嚷嚷些什麼?”白芷若憤怒的嗬斥。“把他給我趕走,再讓我聽到他的聲音,你們都給我去死。”

“把他弄走。”任世傑攙扶著心痛的白芷若,他命令著那邊的保鏢。

“白少爺,你還是回去吧,不要為難我們。”保鏢對白一默說道。

“我就去看一眼,放開......”白一默瘋狂的反擊,他勢必要見到白晴雪,不然他絕對不會安心。

保鏢們見白芷若親自走了過來,他們隻能對白一默下狠手,否則他們也不會好過。

他們將白一默強行摁在地上,對他拳腳相向。白一默護著自己的腦袋,默默的承認。

“打,給我狠狠的打。我女兒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就讓他先去閻王店,讓他給我女兒陪葬。”白芷若站在白一默的跟前,她以居高臨下之勢,陰狠的盯著他。

“姑姑......咳咳......”白一默爬向白芷若的腳下,手抓著她那雙昂貴的高跟鞋,吃力的說:“求你了,讓我去看看晴雪吧。

晴雪她現在需要我,求你了......”

“她需要你?”白芷若冷酷的諷刺,抬起腳來,用高跟鞋踩著白一默的手背上。“她如何需要你?都是因為你,她纔會如此的大膽,忤逆我。

連同自己的生命都不愛惜,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格來看她?

我辛辛苦苦養了二十三年的女兒,就因為你這個野種......害得她去跳樓。

她以前是那麼的乖巧懂事,事事都聽我的話。

你到底對我的女兒做了什麼呀,嗚......”

白芷若憤怒的指責,傷心欲絕的眼淚流淌在臉頰上。

“你明知道她喜歡我,你為什麼不能成全她?你難道冇有聽見嗎?她說她恨你,她在怪你。但凡你順著她一點,她也不會選擇走這條絕路的。

現在她正在生死邊沿上遊走,你還是那麼的狠心,你真的想要眼睜睜的看著她死掉嗎?”

白芷若一腳踹在白一默的身上,並命令保鏢:“打死他,不準停手。”

“啊......”

保鏢們聽從白芷若的命令,再一次對白一默瘋狂的出手。

白一默口吐鮮血,他纔剛剛出了車禍,身體本來就很虛弱,此時被保鏢如此毆打,他哪裡支撐得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