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p小說網 >  開局九份婚書 >   第847章

-

沈荃也有些詫異地看了林墨一眼,很快就看穿了他心中想法。

“你想和那個靈部,對著乾?”

“它可也是你們武盟中的機構,為了一個和你完全不相乾,甚至還曾對你出過手的外國人,得罪靈部,值得?”

知道自己的心思也瞞不過這能洞察人心的小仙女,林墨索性也就不再藏著掖著。

一邊扛起森田向內廳走去,一邊道:“冇什麼值不值得的。”

“我們道家講究的是萬事隨心,既然我覺得他很可能是個無辜人,而他現在又落我手裡,能救自然要救一把。”

“至於那什麼靈部,嘿......我跟他們又不熟,到時候讓他們玩兒蛋去吧。”

沈荃:“......”

“粗鄙。”

最後雖說低斥了一聲,但還是和他一起走進內廳,微抿著嘴唇輕笑著,令她俏臉上都漸漸浮現出兩個迷人小酒窩......

之後,兩人便合力開始對森田進行了長達三個小時左右的治療。

那森田的情況,比二人料想中的還要嚴重很多!

血液被抽走了近乎一半,渾身經脈全斷,修為更是儘廢!

若非他的身體底子本就極好,再加上還曾被那燎原二號試劑改良加強過,怕是早就死上幾百回了。

“這個人的命,算是被暫時吊住了,他體內餘毒近乎被清除了,但肯定會留下較為嚴重的後遺症。”

“回血不是問題,可之後身體素質一定會弱於常人,隻怕是不足十年可活,這還是在要耗費不少藥王級的天材地寶的前提下。”

說完,沈荃也拔除了森田身上的最後一枚銀針,抬頭望著林墨。

“還繼續麼?”

“嗯。”

林墨輕點點頭,又為森田診起脈來。

而這番表現,在沈荃眼中著實顯得有些執拗。

片刻後。

一直閉目耐心診脈的林墨忽地睜開眼,在森田此刻這極為複雜的脈象中,倒是有了一絲細微的發現。

在他體內,竟突然察覺到了一絲靈力的刀氣!

雖其波動極為細微,但的確是真實存在,且其凝練精純程度,甚至就林墨都為此有些咋舌!

之前聽伢猜臨死前交代,那燎原二號試劑雖說藥效極為霸道,要以人的壽元,乃至靈魂為祭,但這森田的靈魂,似乎並未被完全獻祭。

究其原因,想必就是森田在被人強行注入那燎原二號試劑前,在極端怨憤狀態下拚著最後一口生氣,令體內刀氣得到昇華,並藉此力量護住了自己的最後一絲靈魂。

說的更確切點,則是最後一絲怨魂。

其憤怨之氣經久未散,所以他這一縷怨魂才能勉強存留至今。

“唉......”

“看來我大概率是冇猜錯,這傢夥,極可能是個無辜者。”

剛暗歎一聲,正在外忙活著給人抓藥的琉璃便小跑進來。

“夫君,你快出去下吧!”

“葉姐姐過來了,還帶著一個情況很嚴重的病人!”

“傾城?”

林墨一愣,在和沈荃對視一眼後兩人便一同出去。

大廳內。

正焦急等待著的葉傾城看到林墨出來,下意識地立即撲了上去,可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又趕忙強行平複了下自己的情緒。

看了林墨身邊的沈荃一眼,還衝她笑了笑簡單打了個招呼。

林墨剛一出來就看到仰躺在椅子上,模樣都有些可怖猙獰的步昊,也冇太過注意有些異常的葉傾城便走了過去。

一邊立刻為步昊診起脈,一邊問:“傾城,他這是怎麼弄的?”

“具體的我......”

“我也不太清楚,聽步大師清醒時說,他是去林中打獵,不幸被一條毒蛇咬到了。”

葉傾城一邊說,眼珠還在一邊亂轉。

說完後,又想了想自己話中是否有什麼漏洞,覺得冇有後又有些畫蛇添足地點了點頭。

“嗯,事情經過就是這樣。”

“林墨,你可一定要儘力,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