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隨緣盜唯一的一艘大型星舟之中,首領孔良束手垂立於旁,而在他原本的座位卻被一位單手托腮,似乎正在思忖著什麼的青年所占據。

而在星舟艦橋的周圍,一種隨緣盜中高階武者站在原地瑟瑟發抖,之前那自稱星盜團第二高手的狗腿武者此時更是雙漆跪地,腦門兒抵著甲板不敢抬起分毫。

“原來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啊,當初在虛空亂流當中與元興界兩位七階上人交鋒的果然不止元淩天域的七階上人一個。”

青年人在從船隊首領事無钜細的講述當中得知了近期元興界的訊息之後便陷入了沉思當中,過得片刻之後這才喃喃自語一般說道。

伺立在他身旁的隨緣盜首領顯然聽到了青年武者的低語,眼皮子狠狠一跳便又立馬將目光垂落了下去。

“所以,你們此番的行程路線之所以貼近元興界的虛空亂流,其實便是為了尋找落單的星舟並伺機進行劫掠?”

青年武者在沉思了片刻之後,這纔想起眼下身邊還有一支星盜團需要處理。

“不敢,不敢!”

隨緣盜首領肥厚的下巴劇烈的顫動著,連聲道:“在下隻是經營著一點兒小本生意,早就洗手不乾了,這一回純粹是鬼迷心竅,嘿,鬼迷心竅!”

青年武者“唔”了一聲,道:“瞭解,你這支人馬平日裡行商,若是遇上了合適的機會也能立馬轉作星盜做上一票,而我隻身一人乘著星舟從虛空亂流當中出來,顯然便是最合適的目標無疑。”

“可不敢……可不敢這麼說!”

首領忙不迭的擺著一雙厚實如同兄長一般的手掌,神情間驚慌無比,道:“意外,這一次真是意外,還請真人原諒則個,原諒……”

一臉的油汗之下,這位隨緣盜的首領心中也不免大感委屈和冤枉:誰能想到眼前堂堂一位高品真人,居然會偽裝成一位初入六重天的武者來扮豬吃老虎?

亂星海當中無論是人是盜或者是其他,一個個都恨不能將自己的本事天天掛在嘴上耀武揚威,威懾本就是自保的一種,哪裡有如眼前這位一般,非但不亮明自身修為氣機,反倒一副生怕不能引來麻煩的模樣,將自身的修為收斂隱藏到那般地步,這不純粹就是為了坑人嘛!

然而腹誹歸腹誹,隨緣盜首領的臉上卻不敢絲毫展露,隻能是表現出一副任憑處置的模樣,希望能夠從對方手中求得一條生路。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果斷伏低做小,也是亂星海的生存法則之一。

青年武者這時又問道:“元興界的形勢已然惡化到這般地步了嗎?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為了逃離元興界而選擇強闖虛空亂流?”

隨緣盜首領小心翼翼道:“其實類似的情況曾經也有發生過,七階上人的交鋒導致天域亂流大變,原本開辟的較為安全路徑儘數被毀,原本被困在天域當中的商隊或者本土勢力,為了打破這種封閉的狀態隻能冒險進入虛空亂流重新開辟安全路徑……”

青年武者聞言道:“你的意思是說,那些人也不完全是為了逃離元興界而強闖虛空亂流,應當還有諸多被困在了元興界周邊地星的外域之人,諸如商隊之類?”

見得隨緣盜首領忙不迭的點頭奉承,青年武者神色不變,道:“元興界實力強大,七階上人就不說,修為在六階以上的真人可是為數不少,而且這些人皆有出冇虛空亂流的能力,想要找到一處安全路徑應當並不難吧?更何況元興界也並非冇有觀星師……”

隨緣盜首領聞言苦笑道:“話雖這麼說,可據說那些七階上人在天域虛空亂流之中大打出手,將裡麵的虛空亂流攪擾的都升級成了虛空風暴,等閒六階高手也不敢輕涉其中,至於觀星師……,真正靠譜的又有幾個?”

青年武者沉吟了片刻後,道:“這麼說最穩妥的辦法其實是等虛空亂流的狂暴漸漸過去,你剛剛說過曾經有過類似的情況,那麼七階上人在虛空亂流當中造成的餘波通常需要多長時間平息?”

隨緣盜首領見得眼前這個讓他看不清根底的年輕人語氣開始放緩,一直提著的心不由放鬆了幾分,但表麵上卻不敢有絲毫怠慢,連忙道:“這個說不準,通常要看交鋒的七階上人數量,交鋒的劇烈程度等等,但持續一兩年的時間總歸是要有的。”

青年武者恍然一般微微點了點頭,大約已經明白那些被困在元興界的外域商隊為何會冒險強闖虛空亂流了。

縱使星空廣闊無垠,一支在各大天域輾轉的商隊走上一兩年隻是等閒,但那都是在始終保持著聯絡的情況下。

一旦商隊被困在某處隔絕一兩年不得聯絡,哪怕再重新現世之後也定然已經物是人非。

敢在星空之下天域之間行走的商隊,最次也如眼前這支亦商亦盜的隊伍一般,有著一位六重天以上的高手作為主心骨。

隻不過從元興界天域亂流當中僥倖走出來的人總算也還有,因此,元興界的訊息倒也並非完全隔絕。

但從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元興界此番內部混亂所造成的影響絕對要比想象當中嚴重的多。

至少在岐京道場受損且本源精華泄露嚴重,加之源海失竊,元興界數座州域麵積縮減的情況下,元興界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有第三位七階上人現世了。

更不用提此戰過後將近二十位六階真人的身隕所帶來的損失,以及三大皇朝與各大武道宗門勢力之間的仇視加深。

可在青年武者看來,這才隻是在對方身上收了幾份利息罷了,正所謂來日方長,元興界的事情可還冇完!

直到這個時候,青年武者這纔想起詢問隨緣盜這支表麵上的商隊原本的目的。

“回稟前輩,在下的商隊這一次的目的地是元鴻上界。”

隨緣盜首領恭恭敬敬的答道。

“元鴻界?!”

青年武者聞言頓時精神一振,道:“聽聞元鴻界有空天石的訊息,此事可是真的?”

隨緣盜首領聞言一怔,道:“此前確實有元鴻界為下屬靈界打造方舟而尋購空天石的傳聞,但在下總覺得事有蹊蹺,空天石雖然珍貴,靈級方舟也的確是重器,但相對於元鴻上界而言,卻也不值得如此大張旗鼓纔對。”

青年武者微微點了點頭,表麵上卻不置可否,而是又問道:“說一說元鴻界,以及……元鴻天域。”

首領稍微抬起目光看了青年武者一眼,連忙俯下身來繼續道:“元鴻界較之元興界自然是不如的,但據說也有兩位七階上人駐世,不過經常現世的也僅有一位,因此也有人說元鴻界的七階上人其實僅有一位,但這件事情卻始終未曾有元鴻界的高品真人出麵證實過。”

“至於元鴻天域,元鴻上界下轄四座靈級世界,六座蒼界,超過十座蠻界,其他有著人煙居住的地星、浮空地陸之類無算,位麵世界體係嚴明,天域世界相對完整,在亂星海當中乃是綜合實力幾位強勁的天域世界之一。”

青年武者微微點了點頭,道:“那麼你們這支商隊此番前往元鴻天域的交易目的又是什麼?”

“這個,這個嘛……”

首領剛剛落下去一點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青年武者瞥了對方一眼,神意感知鋪開瞬間便將這支商船隊的裡裡外外“看”了個通透。

“明白了,無本買賣嘛。”

商船之中雖也有部分物品堆積,但不少商船中的空間遠未堆滿不說,物品的種類也顯得較為雜亂,再聯想到這支所謂的商船隊順路還做著一些無本買賣,哪裡還不知道原因。

“還請前輩恕罪,還請前輩給條活路!”

首領的額頭再次浮起一層油汗,在彎腰俯身下去的時候,他感覺整個衣衫都已經被背上的冷汗浸濕了。

“先朝著元鴻界去吧!”

青年武者伸手在首領的肩膀上一拍,那首領身子頓時一顫,顯然發現了什麼,但最終還是忍不住。

青年武者看了對方一眼,道:“不要說本尊不給你機會,這一路上可就看你的表現了。”

看著對方欲言又止的倉皇表情,青年武者笑了笑,道:“丹田當中的那道禁製,七階之下的武者就不用想著解開了,或許你可以找一位七階上人試上一試,其實便是本尊也很好奇七階上人是否能夠解開本尊設下的禁製。”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一臉驚慌駭然的首領,在聽得青年武者的一席話之後,反而忽然又鎮定了下來,輕舒一口氣後還是滿臉的釋然,倒是令他一時間有些好奇。

難不成眼前這位也是一扮豬吃老虎的主兒,背後當真還有著一位七階上人不成?

青年武者啞然而笑,這個念頭在他腦海當中閃過便不再出現。

或許連他自己都未曾意識到,在連續兩次遭逢七階上人併成功從兩位七階上人手中全身而退之後,他對於七階上人的敬畏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少了許多。

“這一次若是路領得不錯,不但性命可保,本尊或許還會許你一份兒前程!”

說罷,青年武者直接起身,在船上一眾武者的目視之下走進了原本屬於首領所在的艙室,閉關入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