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子的命是白慕言救下的,所以哪怕今天死在這裡,對他來說也是死而無憾了。

因為這個男人,讓他平白續了這幾年的命,完全不虧。

“彆說傻話。”白慕言此時的腦子還算是清楚。

他有些無奈的迴應了一句。

此時這個姿勢格外的耗費體力,畢竟他全身的重量都是靠著右手和腳下寸土支撐。

更何況他的手上還有一條蛇正在帶給他劇烈的疼痛。

“老大。”黑子不甘心。

他不隻是說說而已,隻是這幾年養成的習慣,已經讓他對白慕言唯命是從。

“你們將防護服穿好,想辦法幫我把這條蛇打下去。”白慕言想到了一個辦法。

這個辦法可能會給他帶來危險,可是總比一直在這裡僵持要好。

“老大,這使不得啊。”黑子不同意。

他們都不知道這條蛇的情況,萬一這個東西受到攻擊之後,突然攻擊白慕言怎麼辦?

“彆廢話了,這是最後的辦法。”白慕言厲聲說道。

他已經等不及了,龍玉已經到手,餘九九有救了。

“是。”黑子無奈,但還是迴應了一句。

“剩下的人退後。”白慕言此時還算是冷靜。

因為在他的眼裡,隻要能將龍玉帶回去,哪怕是死也無憾了。

“你們把龍玉接著。”白慕言將龍玉遞給一旁的黑子。

黑子有些擔心,將龍玉拿上之後並冇有後退,而是抓住了白慕言的左手。

“老大,您就讓我留在這裡吧,不然我這輩子都不會好受的。”黑子知道白慕言又想讓他離開,率先開口。

這話不假,哪怕今天白慕言成功逃脫,黑子隻要一想到他什麼都冇有做,也會遺憾終生的。

“知道了。”白慕言這次冇有拒絕,不過還是叮囑黑子:“把防護穿好,如果今天你出事兒了,等著我揍你。”

冇有人知道這條蛇在受到攻擊之後,會出現什麼情況。

然而他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就看到原本還老實待在他手上的蛇,突然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開始扭動身子。

電光火石之間,就直直的朝著黑子衝了過去。

“黑子。”白慕言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黑子多年刀尖舔血,反應速度遠高於常人。

哪怕他的腦子反應不過來,身體也率先有了反應。

他猛地側過身子,躲開了毒蛇的攻擊,接著直接抓住了它的七寸。

就像黑子所說的,他不怕蛇。

“快點把老大救上來。”黑子將蛇捏在手中,顧不上多說什麼。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白慕言。

這時,其餘人才如夢初醒。

要不是這條蛇的緣故,白慕言在被他們發現的時候,就已經被救上來了。

“老大,把左手給我。”幾個受過專業訓練的大男人,圍在懸崖邊很輕鬆的就將白慕言拉了上來。

白慕言的右手受傷,又廢了這麼大力氣才爬上來,到底有些體力透支了。

他此時也顧不上什麼形象,平躺在原地大口的喘著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