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四章真是愛得深切呢!

傅奕博把蘇楠逼到牆角處,“就算是你再難,你也不應該害人。”

他一把握緊拳頭。

蘇楠昂起纖細的脖子,脖子上依舊還有一道深深的印痕。

那是昨日傅奕博差點把她掐死,留下來的。

到今天,她的脖子還疼得不行。

她昂著脖子,勾唇冷笑,“怎麼,你還想掐我嗎,掐呀,掐死我,你就能替許相思出口惡氣了。”

為了許相思,傅奕博隱忍著,“你去自首。隻要你承認你偷了嫂子的晶片,並且揭髮指證傅東育和薛蘭,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嗬!”蘇楠冷笑,“為了一個女人,你要揭發你的親生的父母,你對她真是愛得深切呢。”

傅奕博:“她是我嫂子。”

蘇楠答得風馬牛不相及,“不是要掐死我嗎,掐呀,不掐就讓開,彆擋道。”

傅奕博:“我勸你去自首。”

蘇楠推開傅奕博,“我有冇有害人,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

*

89層。

總裁辦辦公室。

叩叩!

唐德站在門口叩門,得了允許進去後,看著坐在椅子上發呆的許相思:

“太太,薛蘭和傅東育已經帶著傅家的人,還有一群股東在會議室等你了。”

許相思:“知道了。”

唐德勸道,“太太,這三年你已經很努力地在經營傅氏集團了,你彆太自責。”

許相思起了身,“你是不是覺得,這一次傅氏集團真的要分崩離析了?”

唐德:“太太,這不怪你。”

“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許相思繞過辦公桌,大步往外走,“走,去會一會那群財狼虎豹。”

唐德跟在身後,“太太,你是還有彆的什麼辦法嗎?”

許相思踩著自信的步伐,“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會議室。

一眾股東都到齊了。

許相思進去後,為首的薛蘭開口道:

“許相思,昨天你不是說,傅君擷還活著嗎?”

“你還說傅君擷會帶著傅氏集團,重回巔峰時期。”

“那傅君擷人呢?”

許相思心裡憤怒極子。

薛蘭真是會找事。

明知傅君擷不可能回來,偏要在股東會上提起這件事情,是想讓股東們更加決心清算退股。

薛蘭又說,“你說的那個長得像傅君擷的人,今天來了。”

“你說什麼?”許相思皺眉,詫異,“你把傅君擷叫過來了?”

她不相信,傅君擷會聽薛蘭的。

就算他現在不認她,也不可能和薛蘭一夥,一起來為難她吧。

可這個時候,薛蘭已經把傅君擷請進了偌大的會議室。

上一次,總裁辦的人見到活生生的傅君擷,一個個的就無比的不可思議。

現在股東會的人見到請進來的人和傅君擷長得一模一樣,這身形,氣質,神態,以及眼裡的霸氣冷漠都一模一樣,每個人都快驚掉了下巴。

“真的是傅總。”

“傅總不是在三年前就死了嗎,怎麼還活著?”

“傅總回來了,傅氏集團是不是就能東山再起了?”

薛蘭比了比手勢,示意大家安靜。

眾人果然都安靜了下來。

薛蘭又說,

“你們都弄錯了,眼前的人不是傅君擷,他不可能會管傅氏集團的事情。”

“大家彆打錯算盤了,能救傅氏集團的人隻有我和東育。”

“我們和麥克簽了晶片的大訂單,隻有我們才能讓你們重新賺到錢。”

李珍月和傅東遠,還有傅湛瀟,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人不是傅君擷,還能是誰?

李珍月起了身,來到傅君擷的麵前,“君擷,真的是你嗎?媽媽以為你已經死了......你真的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李珍月激動得哭了起來。

一旁的許相思,簡直要被噁心死。

裝,李珍月真是會裝!-